⊱馬超⊰
7 years ago
【學園化七夕活動:馬超線】
latest #43
⊱關平⊰
7 years ago
暑假期間,不少同學仍為各自所屬的社團忙碌,自己也會不時回校為應援團的活動作準備。
⊱關平⊰
7 years ago
今天是父親節,因此籌劃工作在中午便結束,好等大夥兒早點回去慶祝。自己雖然也想快快跟在家等著自己的弟妹們會合,準備父親節禮物,但是眼看教室裡堆滿大家剛才忘了收拾的道具和垃圾,還是決定留下清理好再離開。
「唔……怎麼連地板也這麼髒呢?順便拖一下地好了,不然會給龐統先生添麻煩啊。」
⊱關平⊰
7 years ago
在位於走廊另一頭的洗手間找來地拖和水桶,扭開水龍頭盛水時,有人走進來了,於是開口跟對方打招呼:「馬超學長。」
⊱馬超⊰
7 years ago
哼著小調,腳步輕盈,一想到是暑修的最後一天心情就好到翻天,聽到喚聲,向對方看去,揚起笑臉大聲的回應道。「喔喔!關平學弟!」
⊱馬超⊰
7 years ago
嘻嘻一笑,走到對方身旁,在洗手台旁被自己開到最大的水龍頭濺了一身濕,仍開心的看著對方嘰嘰喳喳的叨叨說道。「超--開心的,今天可是暑修最後一天啊!明天!我的暑假終於要來臨了,也不用聽我爸整天碎唸我怎麼不去看書。」
⊱關平⊰
7 years ago
「學長辛苦了。」待對方洗完手,水桶就滿了,因此自己關上水龍頭,順便用地拖清理了下濺個滿地的水,「學長下午還有一節課是嗎?在最後一天也請加油呢。今天父親節,學長的父親知道你那麼努力的話,一定會很高興。」
⊱馬超⊰
7 years ago
「是嗎?我爸他喔?應該吧!」嘿嘿笑了兩聲,甩乾濕漉漉的手,抓抓頭想了好一會,想不出個所以然來,聳聳肩,突然想到什麼似得大叫出聲。「啊!便當!我要去拿便當了!」
⊱馬超⊰
7 years ago
才說出口,正準備往樓下衝去,大步踏在濕潤
的磨石地板,想當然爾腳底一滑。「呃啊啊啊啊啊啊啊!」「碰!」
⊱馬超⊰
7 years ago
人硬生生摔在地上,原本被關平置於地上的水桶也因此被踢翻飛上半空,整桶水不偏不倚淋得自己滿身,水桶也打在頭後彈開掉到一旁。「痛啊----!」狼狽得唉唉慘叫。
⊱關平⊰
7 years ago
「馬超學長你沒事嗎?!」本來好端端地跟自己談話的學長,竟突然如此誇張地摔倒,忙上前扶起他,並小心地摸向他剛才被水桶撞到的位置,「不妙,腫起來了……讓在下送你去醫務室檢查一下比較好。」想到這也是水桶間接造成的,實在有點自責,於是主動帶他走出洗手間,轉往醫務室的方向。
⊱馬超⊰
7 years ago
「欸--沒關係啦!我要下樓,馬岱他說他會送便當來給我,我不能讓他等我。」想往反方向走去,但卻被對方硬是拉著走,不愧是關羽老師的兒子,力氣還真大,不過聽說關平學弟有個妹妹力氣更在他之上,等等現在不是被拖著走的時候啊。「等……等……等一下啊!真的不用麻煩了!」
⊱關平⊰
7 years ago
⊱馬超⊰
7 years ago
「哦……好餓喔,我快餓死了。」被關平學弟拽著去醫務室,檢查傷口、上藥花了不少時間,還差點被留在醫務室;抬頭看向一旁教室內的掛鐘,長短針幾乎快連成一直線,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得更響。
⊱馬超⊰
7 years ago
--不知道馬岱他到門口了沒?他不會還頂著大太陽等我下去拿便當吧?
⊱馬超⊰
7 years ago
「不能讓他再等下去啊!」鼓舞士氣般,對自己大聲說著--目的地,校門口!目標物:樓下帶著便當等我的馬岱!
⊱馬超⊰
6 years ago
⊱孫策⊰
6 years ago
由於今天剛好是四校拳擊社聯合交流的日子,自己一早就來到主辦方場地。討論完正事,午飯時間也快到了,和大德工業的人一番寒暄後,便從他們的社辦離開。沒想到走沒幾步,就看見馬超正關上保健室大門的身影。想想彼此曾見過面、說上幾句話,還加了彼此FB。難得能在現實生活中遇到,就打聲招呼吧!
⊱孫策⊰
6 years ago
「喔!這不是孟起嗎?怎麼從保健室出來?哪邊受傷了嗎?」
⊱馬超⊰
6 years ago
「欸,伯符!好久……唉唷!」看到對方,開心地揚起手大力揮了揮,但揮著的幅度太大又打到剛被水桶發疼紅腫的額頭。「喔沒什麼啦,就撞到頭了啊,沒事沒事。」尷尬搔搔臉頰,說什麼也不能說是滑倒然後被水桶撞到吧,這樣太沒面子了!
⊱孫策⊰
6 years ago
「哇!都撞到頭了,怎麼還說沒事啦?!得找個什麼來冰敷吧--」話還沒說完,就從袋子裡拿出中午要配飯的飲料遞給馬超。這是才剛從大德工業拳擊社社辦冰箱拿出來的。雖然一瞬間突然想到:欸,這飲料昨天晚上好像忘了冰,天氣這麼熱,會不會壞了啊?
⊱孫策⊰
6 years ago
但想想,昨晚在FB上,好像看到馬超發了馬岱要給他送豪華便當的動態,這種熱天還有人替他專程送便當來,怎樣想都覺得真是羨慕嫉妒恨啊!大喬給自己帶的便當也是冰隔夜的好嗎?!於是突然就有點壞心地,想鬧他一下。而遞出飲料的手就也沒有抽回來了。
⊱馬超⊰
6 years ago
「真的嗎!?感謝你的正義之心!」開心接過飲料,將冰涼的罐子按在自己額角,良久隨著飲料所傳遞的冰涼逐漸消失,拿下後看著手中的飲料,飲料含糖,應該可以填填肚子吧。
⊱馬超⊰
6 years ago
想著更餓了,下定決心後,抬頭凝重的盯著對方。「伯符,我們是兄弟對吧!」
⊱孫策⊰
6 years ago
「哈哈!這句話是多問的喔!如果想喝的話也沒問題啦!不過,那當然要在撞到的地方消腫之後囉。」拍了拍對方肩膀,毫無猶豫地朗聲笑應道。所謂的兄弟啊,不就是一有機會就要給他婊一下,才能叫兄弟嗎?
⊱孫策⊰
6 years ago
「總之,孟起你先冰敷一陣子再喝吧,這樣我比較放心。」放心逃跑什麼的,這就不用特地說出來了,反正等等馬超自然能體會這句話的深意。鐘聲響起,抬頭看向川堂中央設置的大壁鐘,感覺馬岱也差不多該到校門口了,怎麼能不去捉弄一下呢?於是對馬超爽朗一笑,「喔,是說,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改天有空再到我們學校玩喔!」
⊱馬超⊰
6 years ago
「當然沒問題!我下次騎我的愛駒重機去你們學校找你,順便讓你看看我的愛駒重機!」得到飲料如獲至寶,拿著飲料的手握得更緊,滿心歡喜目送對方離開。
⊱馬超⊰
6 years ago
將飲料壓在頭上一會,便迫不及待拉開飲料拉環,大口灌入口中,然而才過一秒便將口中飲料噴出。「這是什麼垃圾啦!根本壞掉了!孫伯符,你這傢伙下次就不要給我碰到啊!」
⊱馬超⊰
6 years ago
⊱馬超⊰
6 years ago
伏在花圃旁的洗手台上,捧著水拼命漱口想將口中的怪味給洗掉,當覺得差不多時才把嘩啦嘩啦作響的水龍頭給關上。
⊱馬超⊰
6 years ago
「孟起同學。」
⊱馬超⊰
6 years ago
循聲看去,見是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工友龐統先生,那雙全身上下唯一露出來的眼睛正盯著自己,「欸?龐統先生怎麼了……?」
⊱馬超⊰
6 years ago
「讓老夫來猜猜看。」對方放下手中的花鏟,雙眼炯炯的看著自己,來來回回打量自己許久,緩緩開口。「你是下來拿便當的吧。
⊱馬超⊰
6 years ago
「欸?龐統先生你怎麼知道!」瞪大眼看著正盯著自己的龐統先生,看來大家都說工友先生深藏不露看來這傳言是真的!
⊱馬超⊰
6 years ago
「喏!孟起同學。」龐統先生一邊拎起剛置於花台,用紫色布巾包裹的盒子,一邊指著一旁一袋袋堆放的樹苗,雙眼瞇起,草帽下那用毛巾包著的臉似乎露出笑容。「等價交換,老夫剛替你保管這便當,你就替老夫把這些樹苗送到中庭,怎樣?」
⊱馬超⊰
6 years ago
「呃……是沒問題啦!」搔搔頭應諾到,印象裡沒看過家裡的人用過那個布巾,大概是新買的吧!
⊱馬超⊰
6 years ago
依約兩手托抱裝著樹苗的黑色軟盆,待對方將便當置於自己與樹苗之間,還真重啊。「送到中庭嗎?就交給我吧!」穩好便當和花盆,向龐統先生笑了笑,精神抖擻的應諾。
⊱馬超⊰
6 years ago
--雖然有點可惜,沒辦法和馬岱一起吃午餐,不過他先回去了也好,這樣大熱天曬真的是挺讓人吃不消的啊!
⊱馬超⊰
6 years ago
「喔呀,麻煩你了。」龐統先生咪起眼,眼角魚尾紋透露的笑意更深。「孟起同學,讓當年也很受女孩子歡迎的老夫給你個重告吧!」
⊱馬超⊰
6 years ago
「欸?」抱著樹苗和便當,困惑不解的點點頭待對方說下去。
⊱馬超⊰
6 years ago
「桃花運來了固然不錯,和外校女孩子談戀愛,向外發展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對方頓了頓話頭,壓壓頭上草帽的帽沿,故作神秘的繼續說道。「還是要小心啊,花可是會有毒的,越艷麗的紫花可是越毒的喲。」
⊱馬超⊰
6 years ago
--嗄?什麼跟什麼啊?什麼藍花紫花的,聽不懂。
滿肚子的疑惑,呆愣地點點頭,抬起腳大步朝中庭出發,這個時候與其滿腹困惑還是讓自己滿腹食物比較實際啊!
⊱馬超⊰
6 years ago
- - - -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