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Register your plurk account for free »

Plurk

82 responses to this plurk (Jump to bottom)

  • 【UL】庫勒尼西
    依照著紙條唸出了聽說能夠作為召喚的咒語,那是從某位負責管理暗房的侍僧手上要來的,聽說能夠作為連結不同世界之門的話語,單單幾個字聽來是如此平凡,也令自己感到好奇其中是否真如那人說得飽含著魔力。「不過無法事先預測會出現的戰士是不便點之一,只能等待了...。」
  • 【UL】庫勒尼西
    「有沒有人要猜猜看到來的會是誰呢...等待著開獎的感覺就是這樣吧?就像各位大小姐平日在暗房召喚新的戰士一樣的緊張心情。」
  • 【UL】庫勒尼西
    tinaleenot: 「這個嗎...其實來的是誰都沒有太大所謂的,畢竟在這個世界認識,在那裡可還都是陌生的。」 思考了下。「不過如果稍微熟識點的瑪爾瑟斯或是梅倫先生自然會比較好些的。」
  • 【Marseus】
    「夜安,打擾了。」看清眼前的人後,發現是之前有遇過的人。
    「嗯?庫勒尼西?」但眼前的青年跟之前所見的一樣卻又有所不同。
  • 【UL】庫勒尼西
    tinaleenot: 「...看來...大小姐您的召喚還挺成功的。」露出點吃驚的神情後看著出現的身影。
  • 【UL】庫勒尼西
    Custodes_Marseus_2012: 「夜安?」雖然是自己說可以的話希望是比較熟識的人出現,但真的出現在眼前之後,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臉龐反而令自己有些小小不知所措,只能侷促的點了點頭表示招呼。
  • 【Marseus】
    看著對方有點不知所措的行為,確定了對方不是自己所認識的庫勒尼西。「初次見面…你知道那召喚的用意嗎?」
  • 【UL】庫勒尼西
    Custodes_Marseus_2012: 「這...並不太清楚。」只有聽過那位有著亞麻綠色髮的侍僧告訴自己可以召喚出另外個世界的戰士,其餘的就沒有多說了,因此在聽聞對方這樣詢問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有什麼特殊用意嗎?」
  • 【Marseus】
    …不知何事就召喚嗎?看著眼前看單純的青年。「這此的召喚、是會等到親吻作為獎勵。」頭髮盤起來了嗎…有點難度。
    默默看著對方的頭髮
  • 【UL】庫勒尼西
    Custodes_Marseus_2012: 「誒...?」眨了眨眼,露出了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神情,才再次仔細翻看手上的紙條,在紙張背後看清了似乎的確寫明了這件事。一邊在心裡想著方才果然應該問清楚才執行咒語的,這下可有些糗了。
  • 【UL】庫勒尼西
    稍稍有些猶豫了下之後,才緩緩地開口多詢問了句。「那請問您所執行的任務是...親吻哪裡?」
  • 【Marseus】
    注視著對方被盤起的髮絲思考著如何下手。
    「頭髮。」看到對方一直在轉換的表情覺得很微妙,但也很乾脆的解答對方的疑問。
  • 【UL】庫勒尼西
    居然是頭髮嗎...?阿,這麼說來正好...。
    「那個,雖然有點突然,可以請您幫忙這裡一個忙嗎...。在這之後我想也會比較方便執行您的任務的。」
  • 幽靈飾者
    就要這樣把頭髮鬆掉嗎?((可惜。
  • 【UL】庫勒尼西
    「可以幫我把這個用筆當成的髮簪拆掉嗎...?方才下午我們這兒的瑪爾瑟斯才幫我纏上的...但我一個人怎麼樣都拆不掉。」轉過身來背對對方,示意了下頭髮,露出困擾的神情。
  • 【Marseus】
    雖然對方說的沒錯,把頭髮拆下來會比較方便這次的任務,但…
    「另一個我等嗎…就這樣拆掉?可以嗎?」看著那盤的整齊的頭髮就知道動手的人花了不少的功夫。
    指尖輕撫髮上的筆尖,但卻也沒有動手。
  • 【UL】庫勒尼西
    hibariameya: 「嗯?大小姐夜安...。」看向站在門外那邊看著的大小姐,點了點頭表示問候,一邊示意對方其實可以進來坐的。
  • 【UL】庫勒尼西
    vapidly_life: 「雖然是瑪爾瑟斯特意盤起來的...但今天如果一直不找時間鬆掉我怕晚上休息也會有些困擾的...。」露出了為難的笑容。
  • 【UL】庫勒尼西
    Custodes_Marseus_2012:
    「恩...對,麻煩了。」雖然在再次說出確認的當下還是有那麼點遲疑,但今天總不能就頂著這副模樣睡覺的,既然有機會可以拆掉髮型就得要趕緊執行,不然到時候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要怎麼拆掉又是問題點。
  • 【Marseus】
    「那就…失禮了。」語畢、伸手稍加用力把筆拉出,原本完美盤好的頭髮隨即在眼前散下。
    不知道是盤了多久、眼前青年的頭髮帶著不同程度的卷曲,隨手的抓了一下。「這樣可以嗎?」
  • 【UL】庫勒尼西
    在幾支筆桿抽出的那一瞬間,本來繃緊後腦杓的感覺也在一瞬間解放了開,自纏繞處散落而下,回到平日的樣子,一時間也稍稍有些鬆口氣,雖然心中還是難免有那麼絲罪惡感。「這樣就可以了,麻煩您了。」
  • 【UL】庫勒尼西
    轉回正面面對對方,露出了些許抱歉的神色,對於只是來執行任務的戰士還勞煩對方幫忙這點一方面也是感謝。「那麼...要執行任務了?」
  • 幽靈飾者
    ……看著人將頭髮鬆開,不知為何想到了解鈴需係鈴人--好像哪裡不對?
  • 【Marseus】
    「好、那失禮了。」
    伸手把青年耳邊的頭髮拿起,稍微湊近一點低下頭吻上髮絲後放手。
    「祝你銀色情人節快樂。」退後兩步微笑看著青年。
  • 幽靈飾者
    「為什麼算是同個人呢?如果一個人跟你名字外貌個信經歷都一樣,都是他不是你,所以也不是同個人,那麼同個人分界線又在哪?」莫名其妙地開啟哲學模式--輪迴過後的你是你嗎?明明就是同一個人卻也不是同一個人不管是個性外貌都--
  • 【UL】庫勒尼西
    Custodes_Marseus_2012:
    雖然僅只是吻在髮上頭,但還是有些小小的緊張的僵硬著身體,看著同樣的面龐沒有太多想法一般的執行著任務,與那落在髮絲上頭的輕吻,一時間心裡還是有些紛亂的情緒在。那種感覺很難以言喻,也說不清。
    訥訥的沉默了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向眼前的不死皇帝開口回應。「...也祝您節日快樂。」
  • 【UL】瑪爾瑟斯
    「該說不愧是我等嗎?我等弄好的髮髻也有辦法這麼快解開。」
  • 【UL】庫勒尼西
    Marseus_UL: 「.......!」
    被突然出現的對方給嚇了一跳,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瑪爾瑟斯...?晚上好,我找了您一個下午了...。」
  • 【Marseus】
    原本打算離開時聽到一旁的聲音後回望過去。是另一個…?
    「由你所弄的髮髻我等解不開的話…不是說不過去嗎?」淺笑看著跟自己同張臉的人。
  • 【UL】瑪爾瑟斯
    Custodes_Marseus_2012: 「哼。」不明所以的哼笑,緩緩走近兩人,「這倒是我等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見到另一個自己呢。外頭世界的幻影除外。」
  • 【UL】庫勒尼西
    Marseus_UL: 「這...本來是要請您替我解開髮簪的不過...。」稍有遲疑了下,瞥了眼另外位瑪爾瑟斯一眼。「...方才已經解開了。」
  • 【Marseus】
    「那代表你並沒有受到星辰的指引?」至少在眼前的是第三個遇到的自己。
  • 【Marseus】
    「也是…只是一個有趣的經驗而已。」笑看對方。
    看著眼前兩人親暱的動作、不禁發問。「說起來、有打擾到兩位嗎?」
  • 【UL】瑪爾瑟斯
    「我等還不至於不曉得,這份機緣是誰替我等兩人牽的。」半闔著眼微瞟了眼庫勒尼西。
  • 幽靈飾者
    眨了眨眼,突然想拿出史塔夏的大剪刀,「機緣這種東西是用來剪地對吧?」
  • 【Marseus】
    感覺好像有些詭異的氣氛在散開呢…也是時候離開了。
    「機緣?並沒有吧?我等也是時候離開了、畢竟這裡並非我等的大宅,你要牽就留給你自己牽好了。」
  • 【UL】庫勒尼西
    「.......。」嘴張了又闔,好幾次想開口說甚麼但其中一邊又拋出一句話令自己說不下去,就這樣視線在兩人之間不斷游移,一直到其中一位似乎說要走了才終於有機會插上話。「要走了....?不好意思今天麻煩您了。」雖然對方似乎又補充了一句帶著他意的話語。
  • 【UL】瑪爾瑟斯
    Custodes_Marseus_2012: 「這樣嗎,那麼還辛苦了。這個活動。」側頭看了一下對方,上前拉起辮子親吻了一下。「銀色情人節快樂。」
  • 【Marseus】
    一開始還向自己散發敵意的自己居然有此種行為。
    「你這、算替他回禮嗎?」
  • 【UL】瑪爾瑟斯
    Custodes_Marseus_2012: 「哎啊,你要這麼解釋的話······我等倒是有點難過呢。」偏頭與對方對視了一眼,隨即退開。「雖然要那麼解釋我等也是能接受的。」
  • 【Marseus】
    不解的輕皺著眉看對方。
    「不然你想要何種解釋?」
  • 【Marseus】
    「那、既然我等也收下『回禮』了,不便打擾了,再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 【UL】庫勒尼西
    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沉默地看著兩人互動,感覺胃和頭都有些疼,一直到其中一位終於轉身離開才稍稍鬆了口氣,只是稍稍就是了...。
  • 【UL】庫勒尼西
    默默地瞥了一眼還留在原位的,自己這個世界的瑪爾。「.....。」
  • 【UL】庫勒尼西
    「.....也沒什麼,只是想說即便是同個人,其中的個性差異...果然還是有的。」雖然某些方面也差不多就是了,看剛才那樣爭鋒相對的氣場就能知道了。
  • 【UL】瑪爾瑟斯
    「這不是當然的嘛。」笑出聲來。「就算都是我等......其中還是有差異在的。我等的記憶裡也是。」
  • 【UL】庫勒尼西
    記憶...嗎。是指過往發生的那些事也是會堆疊起兩人之間的關係,與互相相處起來的態度吧。
    「是說...感覺如何呢?」突然的,像是心血來潮的試圖逗逗對方一樣,突然毫無預警的就開了頭。「在這世界看見另外個自己什麼的?」
  • 【UL】瑪爾瑟斯
    「嗯...還好,沒什麼太值得,去需要注意的感覺。」聳了聳肩。「就跟我等方才說的,我等該做的事仍然沒變。」
  • 【UL】庫勒尼西
    「這樣阿...。」沒多餘的反應嗎...。
    稍微有些可惜的多看了對方一眼,撥了撥還有些凌亂的髮絲,盤了一個下午,本來就微翹的頭髮現在更捲了些,微垂下視線撥弄著頭髮,思考著好像果然還是得向對方道個歉。
  • 【UL】瑪爾瑟斯
    「嗯?不要緊的。」只不過是自己預料之外的人選拆掉罷了。查覺到庫勒尼西似乎有點低落的模樣上前撥了撥對方散下來頭髮。
  • 【UL】庫勒尼西
    稍稍遲疑了下但還是沒有避開對方的動作,或許是一天下來的混亂讓自己其實也稍微失了些矜持,一個念起,就突然執住了對方撥弄自己頭髮的手,輕輕在的手背落下一個吻。「......差點忘了向您獻上祝福了,記得是銀色情人節吧...?祝您節日愉快。」語畢,才像是露出了惡作劇一般的難得笑容向對方眨眨眼睛。
  • 【UL】瑪爾瑟斯
    手上傳了柔軟的觸感時有點愣住。
    沒預料到庫勒尼西有此番動作著時令自己錯愕了一下,才回神輕笑。「奇奇怪怪的節日真特別多,還分銀色白色什麼的。」
    反手拉起對方的手,彎身同樣的在手背上輕輕一吻,「銀色情人節快樂。」
  • 【UL】庫勒尼西
    吻手禮對自己來說算是比較能夠接受範圍之內的行動,而也在執行後看見對方錯愕的神情算是得到了小小的一個收穫,才正為此小小愉快了些,瑪爾瑟斯倒已經先一步反應過來的拉住自己欲收回的手回與一個同樣吻。
  • 【UL】庫勒尼西
    也同樣吃了一驚之後收回了很快便被放了開的手,一時間才意識到總覺得這樣互相祝福的動作好像有什麼其他涵義似的,想至此就忍不住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多想下去。
  • 【UL】瑪爾瑟斯
    不是沒發現庫勒尼西忽然搖搖頭的舉動,但見對方沒打算說的樣子便只是點點頭道聲晚安,旋過身子離開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 【UL】庫勒尼西
    恩...對方離開了...所以自己差不多也該離開...。
    不對,這裡就是我的房間阿。
    一邊在心裡吐嘲自己似乎真的也是累了,一邊目送對方離開,然後關上了門,掃視了眼終於只剩下自己的房間之後,才熄了燈上床去休息了。

Please sign in or register to plurk response.

Shared by 5 people:

Loading...

Favored by 12 people:

Loading...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