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Register your plurk account for free »

Plurk

26 responses to this plurk (Jump to bottom)

  • ★赤司征十郎
    「好久不見,」在電話另外一頭的自己,勾起淺淺的微笑。「哲也。」
    耳熟的敬語以及當年熟悉不過的身影,很明顯在腦中浮現。對對方的印象相當簡單---由自己親手栽培的專屬勝利的棋子。
    相信哲也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會打電話給自己,立刻接下一句,「最近過的如何?」
  • ★黑子哲也
    原本還有點睡意但一聽到這個嗓音卻立刻揚起警戒-就算對方並不在。
    帝光籃球部奇蹟世代隊長-赤司征十郎,老實說自己從以前開始就搞不懂對方到底在想什麼,捉摸不定的個性是自己最不會對付的類型。
    「.....跟以前一樣。」老實的回應對方,應該說就算想說謊也瞞不住。
  • ★赤司征十郎
    「哦?聽說了,你跟那位新的當夥伴了。」刻意強調,雖然不用特別解釋對方也知道自己指的是誰。
    喜歡如此懂得乖巧回答,不會反抗這點一直是令自己最滿意。雖然、退部的事情到現在都覺得很失望。
  • ★黑子哲也
    「是的。」不懂對方為什麼會突然扯到火神君,但因為知道赤司征十郎這個人是不會耍小手段,所以選擇不去在意,「.....赤司君最近過的怎麼樣呢?」禮貌性的回問。
  • ★赤司征十郎
    「普通。」基本上的噓寒問暖、客套話說膩了也聽膩。單手撐著自己的臉頰,歪著頭,來做點有趣的事好了?「哲也……」耳朵緊貼著手機用肩膀頰住,撐著臉的手來解開自己褲子的拉鍊。
    說是無聊道不如說是自己……已經渴望對方很久了。
  • ★黑子哲也
    「.....赤司君,有什麼事嗎?」對方喊了聲自己的名字後就沒有下文只好主動詢問,畢竟聊天聊到一半突然誰都不說話這樣可是很尷尬的。
  • ★赤司征十郎
    「…唔、哲也……」右手已經將自己的分身拿出來開始上下套弄,有些舒服的呻吟,自己做這件事還叫著對方的名字似乎讓自己慾火燒得更旺盛。
  • ★黑子哲也
    「.....赤司君?」疑惑的喊著對方的名字,方才的聲音讓人聽了實在感到莫名的難為情,吸了口氣後鼓起勇氣問:「....請問你在做什麼?」
  • ★赤司征十郎
    手重複上下的動作,難為情的音調隨著開口說話發出更多。「呵哈…哲也……哲也想知道嗎…唔嗯……」
  • ★黑子哲也
    要是平常的自己早就毫不留情的將通話切斷,但是這次只是身體微微顫抖而沒有確切的行動。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無法違背對方的意思,明明沒有說不能掛斷但還是遲遲無法下手,「....請、請不要這樣子。」努力維持著鎮定向對方說。
  • ★赤司征十郎
    看來對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真的很期待對方的反應會是如何。至少要讓他明白、自己到底有多麼渴望他。
    「唔……哪樣子?這樣、很舒服哦……呼哈…」手持續加快自己的速度,因為興奮而不斷吐出熱氣。
  • ★黑子哲也
    聽著對方從手機另一頭傳來的喘息聲在耳邊迴繞,臉頰不知道在何時紅了起來,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腦子一片混亂無法思考。「赤司君,我並不想知道....那種事。」咬牙切齒的說著。
  • ★赤司征十郎
    「呼…哲也…哲也……一起來吧…哈…很舒服…真的…」邊說邊幻想著眼前對方看見自身的樣子,因為害羞而臉紅不敢直視面對自己的動作與表情。越想越興奮,口中提出的更是無理的要求。
  • ★黑子哲也
    愣了一會後視線飄向自己微微凸起的褲頭,也許是因為聽見對方的呻吟而起了點反應,「....我對這種事,不是很了解。」緊揪著床單,第一次體會到這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 ★赤司征十郎
    「這種事……手伸到那邊,然後安慰著他。嗯……」看來對方已經被自己的話所感興趣的。手的動作依舊沒有停止。
  • ★黑子哲也
    向赤司君所說的緩緩的將手移動到褲頭上,隔著衣料撫摸著自己的分身,「呃.....感覺變得有點奇怪.....赤司君?」有氣無力的問著對方。
  • ★赤司征十郎
    「如果是隔著衣服會比較不舒服……呼…」手停下動作,臉紅微喘的繼續說,「脫掉褲子吧…哲也……」換手接電話,另一手抹掉留下來的熱汗。
  • ★黑子哲也
    有些猶豫的將褲子脫掉,將手伸進底褲裡用指腹摩擦著分身,沒過多久自己小小的男根便完全挺立,「...哈啊........。」難耐的動了動身子,已經有點想射但實在拉不下臉詢問對方該怎麼做。
  • ★赤司征十郎
    手繼續撫慰著自己的男根,其實自己已經想射的感覺,只是不曉得為什麼很想跟對方一起。重重的喘息聲從電話另一端聽到,可見對方不只是有感覺了,他應該會想要更多更多……「呼……哲也,我們…一起吧……」
  • ★黑子哲也
    加快摩擦的速度為的只是想盡快抒發這股令自己感到不適的感覺,藉以獲取和對方同等的快感,「.....已經不行了....唔....。」悶哼了聲乳白色的液體就這樣在掌中釋放。
  • ★赤司征十郎
    自己悶哼一聲,從男根釋放白濁,連同手掌也染上了淡淡麝香。紅著臉喘著氣的薄唇開口道:「怎麼樣……呼…很舒服對吧……哲也。」伸手取了幾張衛生紙,開始處理善後。
  • ★黑子哲也
    剛做完這種事腦子還沒反應過來,盯著自己手上溫熱液體許久才想起剛剛的事,「請不要問我這種事.....。」微喘著氣有些發怒的回應,氣的不只是對方喊著自己的名字自慰,還加上自己因為對方的話就跟著做的不甘心。
  • ★赤司征十郎
    嗯?居然是這種反應?也罷,不意外。
    一邊善後髒亂一邊說道。「哲也的喘息聲,很好聽哦。」像是得逞似的笑,雖然沒看見對方,但用想的也知道對方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從新將褲子穿好,夾著手機的肩膀總算換成手來接,「記得清理,自己玩出來的結果噢。」
  • ★黑子哲也
    對方游刃有餘的口氣讓自己感覺更加無所適從,「我不想知道,也請赤司君把它忘記。」完全將眉皺起,不想再聽到關於剛剛所發生的事。
    「..........。」對方最後一句話讓自己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第一次掛了對方電話。
  • ★赤司征十郎
    嗯?掛斷了?
    難得這次心情愉快到不會想去追究對方掛電話之一事,笑容不退反到是加深。
    下一次就來更明確表示我的渴望吧,暗自決定後,將手機放到一旁,起身走到浴室沖洗。

Please sign in or register to plurk response.

Shared by 17 people:

Loading...

Favored by 57 people:

Loading...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