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Register your plurk account for free »

Plurk

81 responses to this plurk (Jump to bottom)

  • Romulus
    日語沒有髒話謝謝
  • 桃城Spmark.tw
    語文沒有髒話,只有髒人用話來罵人 (devil)
  • 桃城Spmark.tw
    台語沒有髒話,漢語的髒話超多的 (banana_cool)
  • moogoo
    那電影裡日本黑道講的只是口氣聽起來很凶而已...
  • Romulus
    台語髒話明明就一狗票 XD
  • 桃城Spmark.tw
    romulus: 那是因為被某些人定義為「髒話」,所以你才會認為那是「髒話」
  • Romulus
    ......(;´Д`) 這麼凹是要怎麼講下去
  • 桃城Spmark.tw
    髒話,通常指的是用來罵人、羞辱人、使人聽了不爽的話,如果日文沒有這種話,那「幹你娘」這種東西也不能算是髒話了,因為我相信所有語言都可以說得出這個意思的話
  • Romulus
    你的「髒話」這個詞的定義和我不一樣,我想也和大部分人不一樣,以上謝謝
  • Romulus
    常用日語的人就知道,「幹你娘」「操你媽」「你老母雞掰」這類的語感在日語裡面「完全找不到」
  • Romulus
    你不想稱呼他「髒話」也可以,反正就是「那種東西」,日語就是沒有
  • 桃城Spmark.tw
    所以我才說那是被定義出來的,就好像有人因為說別人很台被告還判賠,現在說別人很台卻不會怎樣,是不是髒話也都是一個普遍的認知,只要把這個價值觀改掉就好了,我不是凹,而是從很根本的點去談這東西 (LOL)
  • 桃城Spmark.tw
    髒話wiki 語句中含有令到週邊聆聽者感到有羞辱或冒犯的用字遣詞。所以之前有人因為「你很許純美」幾個字而被告判賠成立
  • 桃城Spmark.tw
    像我們嘉義說「幹」還是「操」相關的所謂的髒話,根本不帶有那樣的意思,說者無心聽者也不在意,那還算髒話嗎 (nottalking)
  • Romulus
    名詞是定義的,語感可不是定義的。不是字面上一樣用法就一樣,連換語言都不用,「幹你娘」和「強姦你母親」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 Romulus
    我也不想和你講「髒話」這個名詞的定義,反正日語就是沒有「那種用法」
  • 桃城Spmark.tw
    所以我就說「髒話」是用來羞辱人或咒罵人用的阿,「幹你娘」三個字寫成「fuck your mother」有什麼差嗎?對很多沒唸書的人來說就是有差,差別只是看的人的觀感和你說的「語感」而已,觀感是可以透過教育硬性改變的,也可能自然的改變的
  • 桃城Spmark.tw
    不然日文裡面的巴格雅路也可以當髒話吧? (evilsmirk)
  • Romulus
    「幹你娘」和"fuck your mama"沒差,可是「幹你娘」和「お前の母を犯す」差了十萬八千里
  • Romulus
    我很想說你不常用日語的人不要和我凹這種東西,你沒道理比我懂的
  • 桃城Spmark.tw
    romulus: 我不懂日文,不過我不是不懂「定義」,為什麼人就要接受普遍的「認知」呢?你認為台語髒話一狗票不也是因為那些話都是拿來羞辱、咒罵他人的嗎?如果一樣的文字,所有人都不在認為有羞辱、咒罵的意義在,請問這叫不叫髒話?
  • Romulus
    日文羞辱咒罵他人的用詞很多,可是那些都和「幹你娘」「操你媽」etc. 不一樣,絕對不會在相同的時機和語境出現
  • Romulus
    如果你只會台語英語漢語的話,「那種用法」對你來講是常識,所以你無法理解一個缺乏此種用法的語言
  • 桃城Spmark.tw
    「語文沒有髒話,只有髒人用話來罵人」我ㄧ開始是這樣說的吧 (ninja) 我想說的也只有:髒話與否是一個不固定的判斷,重點在於髒話是用來羞辱咒罵人用的話,這個資料庫當然是隨著文化、環境的改變而改變的 (LOL) 所以「定義髒話」本身就是一個很沒意義的事情了....
  • Romulus
    好,那請問為什麼漢語髒話很多,因為漢語不是語文嗎
  • Romulus
    然後「那種用法」與否不是一個不固定的判斷,正確來說是一個很容易做的判斷
  • Romulus
    當然我不能否定你這輩子沒用過髒話也沒聽懂過別人的髒話的可能性
  • Romulus
    那我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你分不出來
  • _fungfung
    感覺日語是比較文雅點,頂多罵罵野狼之類的~
  • 桃城Spmark.tw
    romulus: 為什麼漢語髒話很多?我講那句話就是要醜化漢語阿~
  • 桃城Spmark.tw
    所謂的「容易做的判斷」就是一個認知的問題了,因為人們普遍的把某些話語列為「髒話」,所以很容易判斷,今天如果沒有這樣的定義,那又哪來的髒話?如果要定義髒話就是羞辱咒罵他人的話,那如你所言,日文裡面也有不少「髒話」呢,還是說,你對髒話的定義是最大的?
  • 桃城Spmark.tw
    我對髒話的認知就是:常常拿來咒罵他人、污辱他人的話,用久了、普遍了,就是髒話了,不需要明白的去規範它,就好像「你很許純美」也會被當髒話,現在去高雄對別人說「你很馬英九」也會被打死在路邊一樣,兩年前的話就不會被打死,普遍的認知、也就是所謂的價值觀,是可以改變的
  • 桃城Spmark.tw
    在另一個社會,「幹你娘」這樣的話語根本不是用來羞辱咒罵他人用的,而是一個開語詞,所以是不是髒話本來就是一個價值觀影響下的認知問題了
  • jeu
    第一次在噗浪看到筆戰,我好嫩喔~
  • Romulus
    OK, 你根本無法理解 (或者說不想去理解) 我所說的「那個用法」是什麼東西,所以我放棄在這件事情上面讓你聽懂我想表達什麼,反正你大概也不想聽懂
  • Romulus
    我很早就和你說我不想和你爭「髒話」這個詞的定義,也改用「那個用法」來稱呼,可是你理都不理,還是一直在詞的定義上的講一大堆
  • Romulus
    所以我對認知和我類似的人再講一次:日語沒有髒話。
  • Romulus
    要補述的話就是國語,閩南語,英語都有髒話。
  • Romulus
    至於一邊主張所有語言都沒有髒話,又同時說漢語超多髒話的這種自打嘴巴就沒啥好講的了
  • Romulus
    而語文就是基於普遍的判斷,大家怎麼說就怎麼算的這種語言學基本常識就更別提了
  • 桃城Spmark.tw
    我說漢語髒話一堆,是故意要醜化漢語,基本上我的論點就是:沒有語言有髒話!所以我沒有自打嘴巴的問題。語文本來就普遍的判斷,而這個普遍的判斷是可以被改變的,當你在說閩南語有髒話的時候,你已經把你主觀的觀念框住了是會被改變的價值觀
  • 桃城Spmark.tw
    那種無法接受價值觀會改變的人,往往和新一輩的人會有「代溝」,所以會有很多父母強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小孩身上,企圖用一些自以為是的觀念去束縛本來就會改變的價值觀。
  • 桃城Spmark.tw
    如果硬要用「普遍的認知」這種自以為是的價值觀來當有沒有髒話的判斷依據,那在我眼中日文也一樣是有髒話。我想你的重點是在於「你的認知」而不是「普遍的認知」吧
  • 桃城Spmark.tw
    都說出「而語文就是基於普遍的判斷,大家怎麼說就怎麼算的這種語言學基本常識就更別提了」這樣的話,卻聽不進去大家的價值觀是會改變的,真的是很好笑
  • 桃城Spmark.tw
    難道不是大家怎麼說就怎麼算嗎?以前「普遍的認知」的髒話現在也「普遍的認為並不是髒話」,不是嗎?
  • Romulus
    那根本不是重點
  • Romulus
    所謂的語文是人想要傳達腦內的概念時使用的工具,所以語文的基本目的是「概念的傳遞」。當定義不一樣的時候語文沒有意義,而我們一般稱呼髒話的那個「概念」,在日語裡不存在。
  • Romulus
    我不管語文上的定義如何,但日語在需要講那個「概念」的時候就是講不出來。
  • 桃城Spmark.tw
    問了好幾個懂日文的朋友,日文裡面有沒有髒話,他們都是說「當然有阿」,看來不管要表達那樣的概念或是從普遍的認知來看,日文也是有髒話的呢,我知道你日文很好,可是我那幾個朋友也都是在日本住過好幾年的人,我想他們對日文的了解應該是「普遍的認知」是沒問題吧
  • Romulus
    可以引介一下那些懂日文的朋友嗎,我想和他們討論討論這問題
  • 桃城Spmark.tw
    我不希望因為我去問他們問題而造成他們額外的困擾(都是女孩子),語言不就是這樣嗎?價值觀不同認知就會不同,你認為不算髒話的,別人卻認為是髒話,就好像我認為不是髒話的你也會認為是髒話一樣
  • Romulus
    「我的髒話不等於你的髒話」嗎,要這樣講哪語文就沒屁用啦,根本無法溝通嘛
  • Romulus
    女孩子喔,那我想說不定「くそ」「畜生」他們就認定是髒話了吧
  • 桃城Spmark.tw
    我說了那麼久本來就是在說這個了,髒話的認定本來就會因為價值觀的不同而不同,當認知不同的衝突發生的時候,就會有一堆官司出現。舉個例好了,大家常常把「幹你娘」掛在嘴上,但是無心羞辱人,同事也有人說過好幾次,但是當聽者有意的時候,就曾有人因此被判賠100萬,這的確是無法溝通而造成的官司
  • Romulus
    本末倒置
  • Romulus
    語文是溝通的工具,而明明知道無法溝通卻還要死板硬抓住自己認知的語文,這便是不清楚事物的本質、只看到膚淺的表面、不想達成該有的目的、只想玩文字遊戲
  • Romulus
    這不叫本末倒置叫什麼
  • 桃城Spmark.tw
    語文是溝通的工具,但是語文是會隨著價值觀的改變、用法的改變而慢慢改變的,用來罵人的話也是一樣會改變的,例子上面都有舉過了,就看你有沒有辦法去體會而已,「很許純美」「很馬英九」「很台」都是例子
  • 夏生 / 阿亮
    原 po 不知道躲哪裡去了.... 我也躲起來好了.... (逃)
  • 桃城Spmark.tw
    價值觀則會因為時間、環境文化的改變而改變,說白一點就是文化的改變
  • Romulus
    不管你怎麼改,怎麼用,反正目的就是要溝通。無法達到這個目的的所有用法都是錯誤的語文、錯誤的用法。
  • Romulus
    當你發現對方用的語文和你不同的時候,你該做的是尋找其他語文、尋找其他用法、配合對方用法、或叫對方配合你的用法,而不是和他戰語文或用法的定義
  • 桃城Spmark.tw
    語文是很奇妙的東西,錯誤的用法一但普遍了,他就變成了新的用法,而這樣的轉變可能是突然的,也可能是慢慢染開的,你自己也沒發現你平常說話有些在老一輩的人聽起來也是「錯誤的用法」嗎?「一整個xxx...」
  • 桃城Spmark.tw
    當然啦,如果聽的人聽不進去,那兩者總要有一個人改變,不然這兩個人在某些話語上是無法溝通的。像我有個朋友,他家覺得「靠北」是很難聽的髒話,但是「靠腰」就不會難聽,所以跟他聊天的時候我的語助詞都要注意不可以用到靠北....但是「靠腰」在很多人的認知上,是個標準的髒話
  • 桃城Spmark.tw
    不過在很多年輕人的認知裡面,那根本就是一個語助詞而已 (devil)
  • Romulus
    錯誤的用法是「無法溝通的用法」,不管他怎麼染怎麼突然,重點是「現在和你講話的人聽不聽的懂」,其他都不重要
  • 桃城Spmark.tw
    一次不懂兩次不懂三次就懂啦,錯誤的用法就變成不錯誤的用法啦,然後觀念就這樣轉變了
  • 桃城Spmark.tw
    google裡面隨便找一些日文髒話,那些你們可能不認為是髒話,不過很多人認為那些是髒話,這不就是一個價值觀的改變嗎?
  • Romulus
    可是很明顯我講「髒話」的概念你聽不懂,或者你明明聽懂或裝作聽不懂,而我嘗試著換講法你依然不打算去聽懂,還反過來在語文的表面上戰一大堆一點意義都沒有的東西
  • Romulus
    那不叫價值觀的改變,那只是單純的無法溝通
  • Romulus
    還有你不必教我語言學,我大學和研究所時代修過好幾堂了 -_-
  • 桃城Spmark.tw
    我也沒嘗試著要教你什麼,那麼這樣好了,你認為日文沒有髒話,那請你以後多多使用google查得到的那些日文髒話去跟日本人說,然後再努力的去解釋你沒有說髒話的意念,如何?「現在和你說話的人」會認為你在說髒話,不過聽你解釋後可能會因此改變想法,這就是價值觀的改變
  • Romulus
    www.wretch.cc/blog/gj94Tmx/8373173&tpage=1 之類的嗎,這些詞我全部都認識,也全部都有在對日本人用,然後沒有日本人認為我在說髒話,你懷疑的話我可以直接在日本聊天室或BBS作給你看
  • Romulus
    我剛剛上了一下日本IRC問,他們說英語的「fuck」在日語沒有對應詞
  • Romulus
    「日本語じゃ該当するニュアンスの単語無いかもなぁ」
  • 桃城Spmark.tw
    那是因為你和你的聊天對象不覺得是髒話了,但是在覺得是髒話的人眼中,這些就是髒話,這就是價值觀的改變,如果你跟這樣的人聊天講出了這些話,那你就是冒犯了他,他也認為你是一個會說髒話的人,但是當你這樣認知的人多了,以後就不會有人認為這些是髒話了。
  • 桃城Spmark.tw
    順便回應一下磨菇,我問了幾個懂日文的朋友,他們都說那句是罵人的話,有的說算蠻難聽的喔~那跟日本文化有關,在我們看來應該是沒啥感覺
  • Romulus
    啊你不是說所有語文都沒髒話,現在又在講日語有髒話,所以日語是又沒髒話又有髒話嗎
  • 桃城Spmark.tw
    romulus: 以一般人的認知來看,所有的語文當有髒話,日文也一樣。以我自己的眼光來看,所有語言都沒有髒話,只有髒人用話來罵人!你既然不同意我的看法,那我就用你的觀點去跟你聊日文的狀況,不然我的觀點就是這麼簡單,一切都是認知的問題,那都是可以改變的
  • -楊公-
    spmark: 你的第一個問題在於多語能力太差,才會天真地以為各種語言系統可以完全互通。至於第二個問題,嘿。

Please sign in or register to plurk response.

Ads